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气磅礴婺州窑

大气磅礴婺州窑

婺州窑是个小窑种,也许很多人并不相识,但这并不妨碍它在中国陶瓷的地位,无论是古来今朝。

婺州窑起源于东汉,比龙泉等五大官窑要早,不少业内人士都称其出自最古老的越窑,是越窑一个分支,依据是釉色有点相似,地缘接近。

对于婺州窑的考证古来有之,《景德镇陶录》上记载,“婺窑亦唐时婺州所烧者,今之金华府是。 ”唐朝茶圣陆羽在《茶经》中说“碗,越州上,鼎州次,婺州次……”婺州窑在当时排名第三。婺州窑虽然大气,器形大,纹饰精美,但釉色偏暗,大多都是草木灰色,与青瓷、白瓷相比,色彩黯淡,与皇家的审美观不太相吻,因此宫中很少收藏,长期以来只能作为民窑。

但婺州窑有它的独特魅力,器型大,纹饰繁复,也曾作为礼品远渡重洋。 1976年考古学者在韩国西南角的新安海域曾打捞出一艘元代沉船,船上有上万件元代中国陶瓷,瓷器中除了浙江龙泉、江西景德镇的产品外,还有许多婺州窑的产品。可见当初婺州瓷的地位。但到了明清时期,景德镇的彩瓷异军突起,而色彩单调的婺州窑渐渐式微,甚至湮灭。

有缘拜在徐朝兴门下

婺州窑是在最近几年崭露头角的,其不少作品在全国各种陶瓷艺术博览会上屡屡获奖,而这一切都与一名叫陈新华的人密不可分。

陈新华,浙江金华人,金华古属婺州地区。 1973年中学毕业,被分配在金华古方陶瓷厂学徒。当时的金华县古方陶瓷厂,技术比较落后,为此他作为培养对象和其他5名女学徒一起去了龙泉,学习陶瓷技术。很巧,陈新华被分配拜徐朝兴学艺,当时的徐朝兴还是三十出头的青年人,但已经脱颖而出,无论做那瓷活的速度和质量,在当地都是一流,陈新华得此机缘,自然受益匪浅。

但是,起初陈新华并不喜欢陶瓷,整天和泥巴打交道,又脏又累,而且城里的年轻人都有优越感,岂肯干那种“农活”。

让他爱上陶瓷纯属偶然,实习期间,陈新华正遇上浙江省轻工业厅的几位陶瓷专家在龙泉陶瓷厂调研和写《龙泉青瓷》一书。他利用工余时间帮几位专家抄抄书稿,从那时起,他才知道婺州窑在中国陶瓷史上的重要地位,让他对青瓷的博大精深有了了解,甚至渐渐喜爱。

除了帮助专家抄写整理龙泉青瓷资料,新华还跟徐朝兴学习整个龙泉青瓷的制作工艺。

龙泉青瓷的一道重要工艺就是上釉,这是将一种或多种自然的矿物质碾碎,并和其他东西配合在一起,形成了光洁滋润的釉。但釉的配比学问大着呢,成分略有不同,烧制出来的色泽就大不一样。龙泉青瓷,就是依靠它的釉色温厚亮泽名扬天下。因此坊间有一种说法,釉色就是一件漂亮的外衣,谁拥有它,谁就成功一半。而当地的那些大师,都有自己的独门配方,密不外传。

李怀德,龙泉青瓷的传奇人物,曾经是徐朝兴的师傅,也是陈新华的太师傅。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对龙泉青瓷的认识远没有今天这样高远,没有多少年轻人喜欢专研技术,但陈新华不一样,他对龙泉青瓷如痴如醉,只要谁的陶瓷技术好,他就粘上谁。那一年,他经常粘着太师傅,李怀德也很喜欢这个聪明肯学的小伙子,他将自己的技术毫无保留地传授给陈新华。陈新华说,好几次,他跟着太师傅回家,太师傅爬上阁楼,拿出他秘藏的龙泉青瓷配方给他看,并教他。

六个月过去了,陈新华在龙泉陶瓷厂实习完毕,回到了金华古方陶瓷厂,很快成了技术骨干。过了一年,他被工厂送到了浙江美院,学习一年雕塑。后来又被厂里推荐再进浙江美院,成为一名工农兵大学生,学习陶瓷美术。

自创婺州窑

陈新华学的是雕塑,后来下海也是搞的雕塑,曾经在当地名头很大,在金华街头到处都有他的雕塑作品矗立。

陈新华是个性情中人,他喜欢创作,而雕塑往往是受人之托,在创作上有种种制约有,渐渐地他对雕塑有了一种厌倦,想重新回到自己熟悉的艺术陶瓷创作上。但妻子不愿意,因为生活稳定,收入也不错,之前新华曾经下海亏本过,妻子不愿意再折腾了。

新华耍了一个小聪明,搬来师傅徐朝兴来当说客,妻子曾经是当年和他一起到龙泉去学艺的5个女学徒之一,也是徐朝兴的弟子。师傅对陈新华的妻子说,既然新华喜欢陶瓷,你就让他干吧,他肯定干得好。

2004年,陈新华终于又干上了他心爱的瓷活。他创立了婺州窑,有了自己的工作室。

陈新华具有较扎实的陶瓷美术理论功底和丰富的经验,因此他对陶瓷的理解往往比较深刻,敢于创新。当初,婺州窑究竟为何物,世人大多并不了解,因为早在民国后就已近湮灭。虽然经过考证,当地还留下600多口古窑址,但留给后人的书籍资料不多,实物也不多。

根据史上留下的残缺资料,陈新华首先给婺州窑定位,挖掘并不一味照搬,区别于其他窑种,打造自己的个性。他到处寻觅婺州窑的有关古籍资料,从那残缺的章节中,去发现,去整理婺州窑的原型。经过多年来孜孜不断的努力,他整理开发了上百款婺窑器形,而且个性鲜明。

大器型、多纹饰、草灰釉

婺州窑的挖掘当然不能离开它的历史原型,首先从釉色上确立了草木灰釉的基调。

陈新华说,最古老的青瓷釉应该是草木灰的。 1973年他在龙泉学习的时候,曾到过太师父的家中,看过老人家从阁楼里拿出那个草木灰釉配方,当时火候未到,不能掌握。后来师父徐朝兴亲手教会了他。师父告诉他,灰釉虽然釉色有些暗淡,不如白瓷青瓷那么光亮,但灰釉沉稳,如果能掌握火候,还能生出包浆,这是其它釉色所不能具备的。

婺州窑的第二个特点是大气,像陈新华的作品一般都在直径四五十公分以上,这是其它窑系很难做到的,大件作品很适合放在厅堂等显眼处,走出博古架,单独摆设,很是气派。因此陈新华的作品在当地很受欢迎。到陈新华处买“货”,必须预约,而且是做好什么买什么。因为他的器型很大气,价格比较实惠,通常万元左右就能买个大货,因此收藏者上门几乎都是抢着买。陈新华告诉记者,碰到他特别满意的作品,他都把它藏到阁楼上,怕熟悉的收藏家抱走。

纹饰繁复而古朴,是婺州窑的第三个特点。婺州窑器形大,大则可以施展。陈新华又是学过雕塑的,因此他可以竭尽各种表现手法,来装饰他的作品。他在每件作品几乎都是采用繁复的纹饰,手法多变,不会雷同重复。如跳dao、刻花,堆花,流釉等,尽情地表现,游刃有余。

婺州窑跳DAO就有四种手法,再加上跳dao工具不同,交替使用,让你目不暇接。

纹饰古朴,如汉朝的多头鸟,唐朝的宝相花;还有连珠纹、水波纹、菱形纹,流釉等多种表现手法。反正器型大,陈新华在作品上信马由缰,一层一层又一层地装饰,最多可以达到九层,让人叹为观止。

陈新华说婺州窑可能算不上光彩耀眼,但耐看,耐人寻味。它老气横秋,大气磅礴,属于沉稳型的,镇得住。

当然,如果要挑剔婺州窑的话,就是它不够精致。因为其器形大,纹饰多,稍一疏忽,难免会产生遗憾。按陈新华的说法,他追求的是一种自然粗犷的美,如果能做出个毫无瑕疵的婺州窑大件,可能就是一件珍品了。

2006年,陈新华的仿古陶罐《古婺遗韵》三件套在杭州举行的第七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上获得金奖。

2008年,陈新华的《婺窑高颈盘口瓶》获第九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及工艺美术精品展金奖。

上一条:艺术馆
下一条:婺州窑的前世今生
相关文章
顶部 客服 客服 微信
手机版
底部